网通社首页| 下载APP

关于网通社| 合作媒体| 客户信息| 财经频道| 联系我们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网通社首页>极趣社区>生活>  探索“不一样”的黄石国家公园(上):地质篇

终于要去美国了?近十年来,领导与我走遍了世界上的七大洲、四大洋和南北极,却从未踏足美利坚的土地。当我在美国使馆对签证官说,我之所以一直不把美国列入我的旅行名单之中,是因为我觉得美国旅行对我来说太容易了,缺乏挑战。签证官听到这话时的反应复杂而难以言表。

我们旅行一贯的主要内容之是生态及博物旅行,美国地处北半球,生物的独特性及多样性都不突出,加上基础设施完善,对于喜欢“野”的人来说缺乏挑战。原本也的确没有计划今年完成美国之旅,但一个特殊的原因让我们匆忙之中决定执行这生命之中必走一遭旅程。
家里的领导和我要参加五月一日在斯坦福大学的一个千人纪念活动,纪念一个在我生命之中有过短暂但密切交集的非凡的人。于此,我必须庄重地另外起笔,但这支笔是如此地沉重,我甚至不知何时才能提得起来?

斯坦福之后的行程,我们自然而然地选择了黄石国家公园,对我们来说这甚至都不需要脑子来想,但对于旅行的目标我却毫无奢望。黄石国家公园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国家公园,有近150年的历史了,从服务游客的角度讲已经极其成熟,对所有人都无任何秘密可言。这样的旅行对我们还能有意思么?

为了让旅行变得有意思,在临行前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要拍摄“不一样的黄石公园”。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领导时,她对此嗤之以鼻,并且警告我:你可不要把你这个目标讲给别人!的确,“拍摄不一样的黄石”其实是个伪命题。想象黄石150年的历史,被无数的摄影大师拍摄过无数美妙时刻和美妙场景,小小的我如何还能“不一样”?那就不和职业摄影师比,与普通旅游者比吧?可旅游者的水平千差万别,又如何比较?70-80%?我要探索与70-80% 的旅游者眼中所看到的不一样的黄石,这个是个软性目标,我还是给自己留了很大的退路。

我们飞到盐湖城并在机场租了一辆车,车是我在网上选的,是一款曾经被我痛骂的车型,这就福特的Escape。2015年当我们北极自驾时,原本预订了一辆切诺基,但租车公司却给了我们一辆Escape,对于加拿大荒蛮的丹普斯特北极公路来说,文青气质的Escape实在是太弱鸡了,好歹我们上次还是完成了自驾。这次选定这款车型,是因为我料定黄石公园是适合文艺青年散步的地方。

车的外形与2015年变化不大,但里面的配置和设施还是有不少的改进,更加“懒人化”了。除了车辆在不断改进之外,让我吃惊的是GPS的变化。我之前对西方国家租车公司提供的GPS一直颇有微词,人机界面极差,直到2017年去纽芬兰时也没有改变,但这次在不同城市、不同租车公司租的GPS如同一部智能手机,可以选定不同的语言,当我们选定中文后,不仅界面文字和语音都是流畅的中文,连计量单位也都自动从英制换成公制了。再仔细看,全部租来的GPS都是同一款式:华为的荣耀,在如今的当口,真是让人感慨万千!
其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我在洛杉矶机场的Hertz柜台租车并提出要一个GPS时,Hertz的黑人女雇员很诧异地嘟囔了一句:GPS?我笑着反问:是不是很奇怪?原来我在旧金山时用手机导航,但国内下载的谷歌导航大部分的中文语音提示缺失,而我又不知如何改成英文提示,害得我在城市周边复杂的高速公路网上经常错过或者提早变道。而领导手机上的百度国际试用版的更新路况不及时,所以旧金山之后我们就一直租用GPS了。

我们一早从盐湖城出发,经过500多公里的行驶,中午时分到达黄石公园西门外的Holiday inn,办理完入住后我们就一头扎入黄石了。黄石公园的入门票按车辆每车35美元,7天有效。其实这只适用流量最大的西入口,我们后来进出了北入口及东北入口,在这个非旺季的月份其实完全无人值守。但我依然认为黄石的这个决定非常智慧,因为黄石的收入不以门票为主,但有了门票,又有7天的规定,大部分人都会尽可能地把政策用足,反而促进了该地区的消费。
我们到达的这天是5月3日,黄石内部的道路其实还没有全部开通。黑色、蓝色及浅黄色是已经开通的道路。

由于只有半天时间,我的主要目的是“火力侦察”,又因为开放道路基本在北部,且北部是野生动物的主要聚集区,所以我一路向猛犸热泉方向开去。对于“与众不同”的目标来说,我们至少还有一个优势,即多样性,我们带了广角、中焦、长焦、超长焦和微距镜头及三部相机,这也是我们环球旅行的标配装备。
不出所料,我之前担心过的秩序果然成为了障碍。黄石公园内基本没有可以让人自由穿越的土路,道路基本是柏油铺装的上下双行道,看到什么好东东时也无法随意停车,而只能将车停到还算密集的停车区中,但对于稍纵即逝的野生动物来说,这可是太强人所难了。

标题中写明本篇主要是讲黄石公园的地质景观,但我们却以动物作为开场。我们首先看到的兽就是北美野牛,这也是黄石公园的标志性物种,它们可真是无处不在,是黄石真正的主人。北美野牛的体型比我想象中的要小,但其实与其它大陆的野牛相比也属正常,只是我之前的想象力夸张了。但其外貌与它的非洲及亚洲表亲差异很大,不过如果冬季时毛再长一些,到是很像中国青海、西藏的牦牛。
而我们最先见到的鸟则是普通秋沙鸭及加拿大雁。

我在急匆匆地向北行驶的路途中,眼睛余光中似乎发现了左侧草丛中有几个小“土坷垃”在移动,便马上将车停入前方的停车区,之后扛着相机就回头找“土坷垃”去了,原来这是两只沙丘鹤。沙丘鹤在中国也有,但极其罕见,偶尔发现一只,众多鸟友就会长*短炮地趋之若鹜。我拍摄沙丘鹤的举动惊动了其他过往的车辆和游客,周边迅速聚集了人群。不过一个也扛着大炮且腰间别着热成像仪的汉子问我发现了什么东西?当得知是沙丘鹤后悻悻地离开了。他显然是找兽的。

我们之后继续北上到达了猛犸象热泉。这里有加油站及住宿和餐饮,是游客们歇脚的一个地方。吸引我们的是这里有许多加拿大马鹿在悠闲地吃草。由于是换季,马鹿身上的毛衣开始拆线了,极大地影响了其形象。当我在给一头马鹿拍照时,过来了一位身穿制服的年轻人,怯生生地用中文告诉我注意安全,不要离动物太近。
我感谢了他的提醒之后就问他有关黄石公园内狼的情况?他告诉我南部的老忠实间歇泉有可能见到了狼,然后是东北方向的Slough Creek最有可能。这也在我的预计之内,Slough Creek将是我们明确而坚定的目标方向。我当机立断,去猛犸热泉宾馆订了5日、6日两天的住宿,然后驾车返回西门的假日饭店了。

4日一早,我们奔赴老忠实间歇泉的方向,因为北部的重头戏留给了后面两天。但我们刚上路不久,就遇到了严重拥堵,原来扰*通秩序的又是野牛。

柏油路毕竟不是旁若无人的野牛的久留之地,它们最终还是要回到草地和水旁,我们在到达老忠实间歇泉之前的预热节目是Midway Geyser Basin,“中途泉”。黄石公园著名的色彩斑斓的热液泉终于映入眼帘。下面这些图片尽管漂亮,但糖水片一样的美图却又毫无个性,离我的目标相距甚远。

拍不出“与众不同”的目标甚至让我有些焦虑,不惜拿出赴汤蹈火的姿势来“另眼看世界”,但效果依然是差强人意。

领导站在热气中,对我的行为始终是冷眼相看。

但不可否认的是,黄石依然是个神奇的地方,他的神奇在于,严酷的地质环境与生机盎然的生命交织相伴在一起。高温酸性的热液温泉中,大量的嗜热菌繁衍生长,经过生物、物理、化学的各种作用,它们焕发出不同的色彩并组成了各种不同的图案形态。

就在热液泉的周边,金花鼠和北美鼠兔在不停地奔跑,刚从南方迁徙回到黄石公园的山蓝鸲在枝头歌唱,它也是黄石公园的代表性鸟种。

我们离开了中途泉继续向老忠实喷泉的方向前进,途中看到马路中间有个尸体,下车查看,原来是一只雌性的蓝镰翅鸡。没有外伤,应该是被车撞死的。鸡类动物白天不太容易见到,它们一般都躲在草丛中,只有晚上会到空旷的地方活动,对观鸟人来说,看鸡一般都是早晚。所以看到被撞死的镰翅鸡让我感觉十分惋惜。

老忠实间歇泉之所以叫“老忠实”,是因为它在有记录的近150年时间里,休息和喷发的时间基本稳定,在如此长的时间跨度内,它的间歇时间始终限定在79-109分钟之内。每当它要喷发的时刻,它的周围都会或坐或站地围满了人,大批的中国旅游团也会如约而至。老忠实间歇泉一如既往地继续着它的传奇,但从摄影的角度来看,它实在难以提供什么梦幻般的主题。我们到达这里的时间应该与喷发时间相差很大,但这里却难得地有登山步道。我和领导开始攀登一个可以俯瞰老忠实的观景点,而红松鼠则是我们途中邂逅的一群小朋友。

我们到达观景台时,发现有一个年轻人翻越护栏坐在外面的岩石上看书。相对于老忠实喷泉周边熙熙攘攘的围观人群,谁说这里不是一个绝佳的观泉点?但我还是没有打算在老忠实寻找“不一样”,因为它太知名了。

回程时我们向北多走了一些路,到了另外一个著名的热泉集中地:诺里斯间歇泉。但也是依然只有糖水片。我们之后回到了西出口,在麦当劳店里吃了今日唯一的一顿正餐。在店里,领导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副夕阳映衬下的喷泉的照片对我说,参考一下人家的片子是怎么拍的?模仿不是我的喜好,但这幅夕阳喷泉却激发了我其它的想法。吃完麦当劳后领导又建议道,现在太阳出来了,咱们去拍夕阳吧?

由于黄石公园内的道路周边大部分都有树林和山坡遮蔽,拍摄夕阳的条件并不好,我们需要赶到四周开阔,且公路是南北向的地方去看夕阳,印象中这样的地方少而且远,我因此拼命地赶路。忽然前方挤满了车和人,细看之下才发现,原来是河对岸有三只棕熊。

这是一家三口,幼熊应该不是当年出生的,体型在某些角度看并不比父母小多少。因为熊的出现,路边的行车及停车秩序已经开始有些混乱,不过此时大家也都互相理解并尽量做到乱中有序。

观熊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给我们观夕阳的时间所剩无几。我拼命地赶到一处开阔地,却发现没有夕阳,因为尽管头顶晴空万里,但天际的西边浓云密布。夕阳拍不成,更别提夕阳下的喷泉了!

我只能执行我的下一个计划,到了最近能够达到的Lower Geyser Basin,把车停在停车场,等待真正的夜幕降临。此时的周边空无一人,只有我们的一辆车和两个人,天色越来越暗了,气温也在下降。我把领导留在车里,并让她锁好车门。从后备箱里拿出羽绒服穿在身上,并带了两部相机、两个三脚架及一大一小两个头灯,向黑暗中依然龇牙咧嘴的热泉走去,这是我在黄石国家公园的地质景观上寻求“不一样”的最后一搏。
这时的天空还有微光,我支好三脚架,设定好相机后开始慢门拍摄。同时我用一个黄色的强光大灯在喷泉的水柱上上下“涂抹”,就真的像是刷墙一般。

当初订购这个强光头灯时,我是特地放弃了光谱更全的白色而选择了黄色。从拍摄夜行动物来说,黄色不是太好,但我当时的目的就是觉得如果拍摄星空照的前景时,这个黄色会更有味道,当初的选择如今终于派上用场。

当我给领导看照片时,她的感觉是诡异。照片没有百分之百地实现我心中的设想,但聊胜于无。
在我费尽心机地为“不一样”的黄石而努力的时候,领导也在用她的方式诠释“不一样”。齁人的艳丽糖水片看够了,何不反其道而行之地不要色彩?这张领导拍得黑白片如同大鱼大肉后的一碟泡菜,解腻。

我们还怀着一线希望,期待后面的动物追踪能够与众不同!

标签
点赞(
)

分享至:

个人简介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 发帖数

    5

  • 关注

    0

  • 粉丝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