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通社首页| 下载APP

关于网通社| 合作媒体| 客户信息| 财经频道| 联系我们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网通社首页>极趣社区>户外>  单人重装穿越冬雪贡嘎游记

单人重装穿越冬雪贡嘎游记

户外

03月02日 09:41:13

关于疫情,从家里出发时,外界流传着“不会人传人”的讯息,大家都是该干嘛干嘛的状态,出山之后才知世界已变。
D0:成都——康定
D1:康定老榆林——电站——格西草原——两岔河
D2:两岔河——下日乌且——上日乌且——日乌且垭口
D3:日乌且垭口——莫溪沟尾营地
D4:莫溪沟尾——冬季牧场——4400垭口——4500垭口——帮木吉德——冷嘎措
D5:冷嘎措——帮木吉德——玉龙西村——上木居
除夕下午五点,下车的时候,康定城正在簌簌地下着细碎的雪花,大地由灰逐渐变白,直到茫茫一片延伸至远方。
去雅拉户外店取气罐时,店老板再三叮嘱我明天包车去电站一定要叫司机尽量把车开到路的尽头,能省点体力就省点。我表示很赞同地坚定地点了点头。老榆林拉姆客栈的师傅来接我时,户外店老板又把上面的话跟司机说了一遍。
晚上在客栈吃年夜饭,美丽的拉姆姐姐说,雪太大,不要进山了,在这跟我们过年吧。我说我计划了很久了,无论如何都要进去看看。姐姐不放心我一个人去,她的家人也一起来劝我不要去,说:“雪这么大,日乌且垭口肯定是上不去的,太危险了。曾经有个外国人出了意外摔进雪堆里,没有人知道,直到第二年春天雪化了,才有人在草地上发现了他……”
我说:“ 我先走到两岔河,如果遇到队伍走日乌且,那我就跟着走,如果遇不到,我就改走盘盘山。”她想了想觉得可行,就打电话给上木居那边的表妹询问了盘盘山的情况,对方说盘盘山垭口雪不多,可以过。拉姆姐姐很高兴地叫我把她表妹的号码记下来、一到那边就跟表妹联系……到最后,她终于松了一口气,仿佛解决了个大问题。她还送给我一颗虫草,叫我吃下去补充体力。
夜深了,雪一直下,看着院里的雪越来越厚,拉姆姐姐说:“上山的路太滑了,明天早上车子去不了电站了,你得自己走进去,大概三个小时就到电站了……”我心一凉,但想想也不过10公里,走就走吧。
D1:老榆林——电站——格西草原——两岔河

大年初一,雪还在下,但已经小了很多了。
吃早饭的时候,拉姆姐姐再一次确认了我的行程计划,就差叫我立字据了。
8:30与姐姐合影告别,踏雪上路,平滑的大道上只有我的一串脚印。

走着走着,最初的新奇感过去之后,想到别人都可以包车到电站,
而我要多花几个小时来走,有点忿忿不平,脚步就慢了,12点才走到电站。

休息一会继续走,12:50到格西草原,南方人被眼前如此广阔的雪景震撼到了,
又开始兴奋起来,丢了包就玩起了自拍……

再往前走,路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白茫茫的大地,不知道众人踩过的那一条路在哪,
只能看着轨迹茫然地走,不小心就踩到冰上鞋底打刺溜滑,
或者踩着石头走得很费劲。
偶尔看到路边被雪覆盖的玛尼堆或者一颗绑了红绳的树,
就如同见到了指路仙人,激动得想磕头跪拜……

下午六点,天色暗了,也终于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了散布着许多牧民房子的两岔河营地,
这一路没遇到过别人,但也期望在这个营地遇到一个能说话的人,我大喊一声有人吗?
但风把我的声音吹得我自己都不太听得见,于是吹口哨,吹了几声,没人回应,
于是心灰意冷地一间间房子巡查一遍,看哪间屋子没上锁好让我栖息一晚。

这时,远处河对岸的牦牛成群结队地走过来,在房子前的空地上站着,集体看着我,
看我从这间屋子走到那屋子,却并没有要招呼它们的意思,
半小时后它们又集体走回河对岸去了,原来牦牛是听哨声的呢。

我几乎把十几间屋子都看了个遍,才找到了一个没上锁的小柴房,正好容得下我的单人帐。
躺在帐篷里,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内心纠结不已,
明天是走盘盘山呢,还是继续翻日乌且。
前者固然好走,也没有什么风险,
但是不翻日乌且的话,好像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贡嘎线,我一定会抱憾,
再说了,比日乌且垭口更高的四姑娘山、哈巴雪山我都上去了,这4920难道会更难吗?
带着复杂的情绪,我把闹钟调到了凌晨三点。
D2:两岔河——下日乌且——上日乌且——日乌且垭口
大年初二,凌晨三点起来,计划是四点半出发,把前一天“失去的三小时”争取回来,
但是天气太冷,冻缩缩地收拾完毕已经是五点,打着头灯沿着河谷右边行进。

为了赶时间就很少看轨迹,有一次走直线差点踏空掉下河,
吓出一身冷汗,赶紧后退几步,稳定下心率,再调整距离继续走。
又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无路可走,左边是悬崖,右边是峭壁,
一看轨迹,路是在头上20米的位置,于是慢慢抓着峭壁的石头和草根一点点横切上去……

7:40走到下日乌且营地,10:10到上日乌且营地,
休息了一下,开始爬坡,很陡的坡,一个接一个。
速度由之前的一小时两公里变成了两小时一公里。
爬过第一个坡的时候,隐隐约约好像看到前面更高的山坡上有人,晃了一下马上又不见了,
我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赶紧加快步伐上去,又爬上一个坡,
终于看清楚了,是有三个人,速度很慢,走几步就歇一下的那种。

我追了上去,一问,原来是比我早一天出发的三人小分队,怪不得一路上都没遇到。
他们不仅包车到了电站,而且昨晚就到上日乌且扎营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追上了他们,用两天就走了他们三天的路。

下午4:40,我们四个人来到日乌且垭口下,风很大,把我的背包罩刮跑了!
雪深及大腿,每往上走一步,马上又被滑下来回到原地。
走到垭口脚下,抬头向上看,挡在前面的山好像《权游》里面挡住夜鬼的冰长城,直入云霄,坚不可摧。
我们陆续爬上去,我5:25登上垭口,风太大不敢久留,拍了几张照片迅速下山。

六点多下到一个海拔4700的小平台,三友小分队提议在此扎营。
我考虑到今天已经走了超过13个小时,体力已经耗尽,
再往下走不一定能遇到营地,便与他们一起在这个小平台扎营。

D3: 日乌且垭口——莫溪沟尾营地
大年初三,在海拔4700扎营,前一晚头有点痛,早上8点起来头痛的感觉消失了。
10点多,三人小分队还在收拾,我打了声招呼就先走了,
今天只需要走到莫溪沟尾营地,那里是去冷嘎措的分叉路口。
回望日乌且垭口

长长的莫溪沟

一个牧场营地

这一天走得比较轻松,只需要沿着莫溪沟峡谷右侧不停地上坡下坡、上坡下坡。
不时路过一些垃圾满地的营地,和矮小的牧民房。
下午5.40就到了莫溪沟尾三岔路口,
附近河谷边有几间牧民房,找了一间没上锁的,住下。

D4:莫溪沟尾——冬季牧场——4400垭口——4500垭口——帮木吉德——冷嘎措
大年初四,早上八点启程,刚出门就遇到了过河的难题,水流很大很急,
按前辈的轨迹位置根本没法过河,往上游走了一百多米也找不到过河点,
又往下游走了一百米,终于发现河对岸有一座被拆毁的独木桥。

此时已九点,当即决定改线路从玉龙西垭口翻过去,
于是沿着河谷往冬季牧场方向走。
走了差不多一小时,
远远看到冬季牧场营地旁边的河面上有独木桥!天助我也!

于是过桥,为了不用走回头路,决定开路上山走到原计划的轨迹上去!
这一段竖切上山的路都是密林,没有轨迹,我只能跟自己打赌。
还好树比较高,到处是牦牛的脚印,路并不难走。

在密林里穿梭了两个多小时,硬是直穿到山顶,与原先的轨迹汇合了。
接下来就跟着轨迹走了,走着走着就要翻4400垭口,
每当以为过了垭口就只有下降不再爬升了,
没多久又来一个4500的垭口……

下午四点,终于看到了山下的碎石头路,和远处的小村庄,狂奔下山。

下午五点到的帮木吉德小村庄,看到“登巴客栈”倍感亲切,想着租匹马上冷嘎措吧,谁知这一去就傻眼了!
由于疫情的原因,冷嘎措景区关闭,有明文规定村民不允许接待任何游客(租马、租车、住宿等),还有村民轮流值岗巡查……
此时天快黑了,几个男村民叫我马上离开,我说付多少钱都可以,请让我包车到外面公路。
他们说不是钱的问题,规定是这样,与外地人接触是会被隔离的。
我说那我在路边露营,他们说也不行,怕我带来病毒传染整个村,反正就是得马上离开。
最后,我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大路走,趁他们回家了,我迅速杀了个回马*,往后面山上的冷嘎措走。
打着头灯,从晚上六点走到九点半,终于走到冷嘎措营地。
在半山腰有看到山下有人打着手电追上来,但不知何故只追到了一半就不见了。
D5:冷嘎措——帮木吉德——玉龙西村——上木居——新都桥
大年初五,一个人在冷嘎措看了日出,收拾好东西,八点半下山,
由于视野清晰,抄近路才两个小时就回到帮木吉德。

我戴着口罩悄无声息地穿过村子,往上木居方向走。
碎石路大概15公里。
悲催的一天开始了。
先是碎石头路太难走,我的脚开始磨出水泡,但不得不咬牙坚持。
然后,走在路上的村民只要看到我,就马上躲进附近的房子里,
仿佛多看我一眼就会被病毒传染了似的;
哪怕是路上开过来的摩托车,也要特意绕到田埂上去;
我看到别人院子里有车,但还没开口,人家咣地一下把家里的门关上了;
路过小卖部想买东西,里面的掌柜对我喊话:我们不接待外地人!你马上离开!
我打电话给拉姆姐姐,她说现在是特殊时期,管理很严,
她和她表妹都不能接待任何游客,否则会被罚款、隔离。
对于我的遭遇,她们表示无能为力。

下午两点多,烈日当空,浓尘滚滚,我踩着碎石路走了十几公里,
路上招手拦了十几辆车,没有一辆愿意停下来,简直欲哭无泪,心想要不干脆报警吧,警车会把我送出去的吧,但是会不会算我妨碍公务?要不打120急救电话?算了这个时候就不要给医务人员添乱了……
皇天不负苦心人,下午四点走到上木居时,在我不抱希望地拦下了一辆车后,这个本地人也许是动了恻隐之心,他说我这样走下去要走两三天才能到镇上,建议我打电话给乡*寻求帮助……最后这个好心人直接把我送到贡嘎山乡*,又去说明了情况,医务人员过来给我测温,还好体温正常。
这时乡*很多工作人员过来围观,问了我很多问题,
这时候我才知道,就在前一天晚上,我在路上遇到的三人小分队,那三个男的,他们其中一人出现了高反和发热症状,
他们打了救援电话,乡*、乡卫生院几名医务人员、乡派出所民警一起成立了救援小组,
连夜带着马匹、隔离服去营救,并把他们安全送到条件较好的沙德镇卫生院隔离了。
昨晚我上冷嘎措在半山腰看到的人影,就是乡*和卫生院的人,
他们想要把我拦截下来测量体温,最后怕我在慌乱下容易出事就放弃了。
由于我体温正常,并且没有与他们近距离接触,没有达到隔离条件,谢天谢地,不然就要在康定隔离14天了。
我在贡嘎山镇上的公路边拦到了去新都桥的过路车。由此开始,顺利到家。

标签
点赞(
)
举报

分享至:

举报

我要举报“单人重装穿越冬雪贡嘎游记”
  • 广告信息 不实信息 敏感信息 淫秽信息 人身攻击 内容未经授权/滥用原创 违法犯罪 诱导行为

  • 0/100
  • 正在加载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个人简介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 发帖数

    282

  • 关注

    0

  • 粉丝

    1